织梦58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为什么青岛医院里会有酒味?青岛人用生命喝酒,一年逛两次痛风医院…

2019年-09月-27日 04:31字体:

俗话说得好:一方水土养一方医院。正如四川把红油锅底当奶茶喝的人让川渝肛肠科傲立全国,而在山东半岛,塑料袋喝散啤和论斤吃蛤蜊的青岛人,则坐拥亚太地区最牛P的痛风医院。

青岛也因此流传着不少痛风的都市传说。
“我怀疑营口路和台东那块的海鲜加工店都在吃痛风医院的回扣。”
“痛风医院和其他医院里的酒精味儿不一样,多了一丝麦芽的香气。”

营口路农贸市场有着全国几乎
最便宜、最实惠,也最新鲜的海鲜
一座城能够拥有如此密集的三甲,都是青岛崽们为痛风临床医学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“啤酒配蛤蜊”让青岛成了中国的“痛风冠军城市”,青岛成年男性的痛风发病率高达2.2%,远高于全国0.96%的发病率。

川渝崽的大后方和马应龙基本没停过战,而顿顿都得点海鲜的青岛崽只需要几年,就能成功召唤痛风。原理也并不复杂:酒和肉里富含嘌呤,这种东西会引起尿酸沉积,引发疼痛。

“你问有多疼吗?你体会过耗子啃骨头的那种感觉吗?” 一个痛风二十年的青岛老叔说道。

说起来,痛风这种疾病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得的。在古代,吃肉多的人才能有机会拥有。忽必烈、亨利八世、菲利普二世等都是痛风患者。

如今,被海鲜摊包围的青岛,极不情愿地成为了亚太痛风联盟的核心。而青岛的痛风患者持有率和临床疼痛程度,很刺激,还很超纲。

这直接导致了亚太老科学家们的极大关注,2017年亚太痛风联盟(APGC)宣告成立,而联盟总中心就十分残忍地设在了青岛大学附属医院。
除了这里,哪儿都没有资格。

联盟成员来自中国、美国、新西兰、日本等多个国家。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Tony教授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李长贵教授共同当选为主席。

亚太痛风联盟(APGC)的标识
Tony教授说:我们要深刻的认识到,深夜野摊对亚洲男性健康的戕害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!

这份震烁寰宇的殊荣面前,青岛崽们无疑值得反思。然而大部分年轻的孩子,都天真地吹泡泡,不喝酒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

青岛人喝啤酒,一次少则三五斤,多则一二十斤,再配上美味的蛤蜊,林志玲喊他回家他都要生气。

这种不管如何也要喝到地上的热情,也的确让他们得偿所愿,啤酒+海鲜所打造的高嘌呤含量的饮食结构,让青岛人身体里的尿酸值领先亚洲,激情痛风。

海鲜加啤酒,痛风长又久。然而,那又怎么样呢?

青岛小嫚儿“螃蟹西施”更是告诉我们,痛就痛吧,她们家的螃蟹一天最多仍然能卖800斤。

在如何平衡疾病和吃喝这两件事上,一部分青岛崽们绝对是破罐破摔的。就像IG出征一定要去碰牛肉面的邪,青岛人喝啤酒吃海鲜的时候也一定要昭告四方:老子在搞痛风套餐。

喝最冰的啤酒,抽最痛的风。对于整个胶东半岛来说,在疾病面前就放弃可爱的啤酒和海鲜,这辈子还有什么意义?

然而,用酒瓶子喝酒,就算你再飚,也是一种近乎娘炮的行为。只有喝散啤,才是纯爷们的正确操作。

初次从南方来到青岛的朋友们,只感觉整个青岛城都是迷惑行为大赏:为啥下午五六点钟,大街上的青岛人都提着袋子尿?特别像是我老姑做手术医院给弄的尿袋。

活在当下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喝趴在当下,反正我们还有余生的时间去治疗痛风。
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注射器,有些人会因为喝大了而被送进ICU,在青岛,ICU的设备,也只是他们喝酒的酒具罢了。
这是青岛人在喝酒...

这是青岛人在输液...

不明白其中要义的人,还以为是安定医院精神科的病人们,出来聚餐,然而只有本地的老爷们才明白,纯天然的新鲜散啤,是胶东老铁们独特的养生方法。
刚做完食道手术的李大爷,选择从鼻孔摄入新鲜的啤酒,绝对不会辱没秘传再世酒仙第250代的威名。

而享誉全国的每年的青岛啤酒节期间,医院里更会飘满酒香,麦芽的味道会直到盛会闭幕才会散去。

医生们辛辛苦苦给我们抢救治病,哥几个不喝点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医者仁心。
凭借着这份执着的向痛风挑衅的热情,很多青岛崽都成功了。

在青岛,谁还没几个痛风的亲戚呢?由于顽固的饮食结构,青岛人得痛风,不分年长年幼,12岁的孩子有时候也会中招。

据报道,青岛沙子口有户渔民之家,父母和4个子女,从30岁到50岁不等,除了一个40岁左右的女儿,父母和3个儿子都患上了痛风。而病因则要归结于一家人共同的嗜好:喝啤酒吃蛤蜊。每天出海归来,炒上几斤自家刚打上来的新鲜蛤蜊,喝着冰爽的啤酒。
父亲总是盯着一盒药,喊着眼泪说:那个时候,我们都太任性。

而由于得痛风的人太多了,这导致他们联合了起来,依靠痛风连结彼此的友谊,成立了联谊会……

大家没事的时候,就一起研究如何降尿酸,只要尿酸降下去,一切就还都有希望。

纵使如此,青岛几个知名的痛风医院的叫号机器,依然全年无休,一放号就会被哄抢而空。

主治医师一天看200号病人已经算是幸运,大部分时候,他的日常就是一边给自己服下速效救心丸,一边继续看着第403个病人脱下袜子,秀出结晶体肿块。

著名医学学者郎景和曾经说,医生给病人开出的第一张处方应该是关爱。的确,很多时候,医者一个关爱的眼神都可以令患者安心踏实。
“关爱他们吗?哦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病号是青岛小哥、青岛小嫚还是青岛大姨,不知道他们上一顿又喝了多少。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未知的。”
“当年许下的希波克拉底誓言,都抛之脑后!”

但尽管这样,每天还是有无数前一秒还疼到喊妈,然后靠非布司他缓过来的青岛小哥恢复了自信,觉得自己又可以了,然后轻轻地点开微信群:在哪儿,整点吗?
然后他们就在晚八点的营口路农贸市场碰头了。

没错,痛风只能折磨一个青岛崽的身体,但永远无法磨灭他们要喝到最后的意志。痛风就痛风吧,只要有啤酒和海鲜,青岛人就永不为奴!

新闻分类

联系我们

地  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电  话:XXXXXXXX

传  真:XXXXXXXX